笔趣阁 > 此情无梦 > 第266章 直觉

第266章 直觉

?热门推荐:
????与其说是越无尘在陪小梦她走完最后的路,不如说是她在强撑着还完他最后的心意。

????他对她真的很好,很好很好。

????“别这么说,能跟你在一起,我甘之如饴。”

????现在的生活,就是越无尘一心向往的生活,与山水为邻,与树荫为友,与所爱相伴,自由自在,无忧无虑。双耳不闻江湖事,从此武林是路人。

????没有纷争,没有仇恨,没有算计,没有阴谋。

????有的只是静谧与闲适,安享岁月,任时间从指间流逝,不慌不惶。

????“无尘,谢谢你。”每一天重复的话,都挂在小梦的嘴边。

????“不,是我要谢谢你。”每一天重复的回应,都拴在越无尘的心间。

????庆幸生命中遇到了彼此,遗憾相逢的时间,太晚了。

????“你相不相信人有前世和来生?”小梦忽然冒出来一个很玄的想法。

????“不知道,从理性的角度来说,我不相信,可从感性的角度来说,我期待那一刻。”

????越无尘看的书很多,博古通今,天文地理均有涉猎,所有他从来不信什么神鬼之说,更不相信那些所谓的生生世世,在这一点上,他跟小梦是一样的。

????但是,人的感情会促使人们去幻想一些美好的事情,哪怕是虚无缥缈不可企及的,也希望有那样的机会给自己一个寄托,一个可以去期待的念想。

????“如果真的有来生,我一定会提前找到你,以弥补今世对你的亏欠。”小梦将她的来世许给了他。

????“不,你真的不欠我什么。”越无尘从来不觉得小梦欠自己什么,自己的情、自己付出都是心甘情愿的,他不图回报,只图她幸福,快乐,“但是,既然你说了,就要做到,我在来世等你。”

????“无尘,你相信我的直觉吗?”

????“你的直觉,貌似一向都很准。”

????“好像是这样。”

????“怎么?想到什么了?”

????“我隐隐感觉,我们平静的生活不过是又一场暴风雨前的宁静,老天留着我,似乎是有意让我再去承受一次风暴。”小梦简简单单地说着,波澜不惊,好像说的不是自己一样,“日子拖得越久,我就越觉得不安。”

????很少有人会像她一样,面对死亡无所畏惧,但是面对不断延长的生命会感到惶恐和不安。

????她在怕什么?在担心什么?

????“你不要胡思乱想,还能有什么事?”她的话引起了越无尘的紧张,“江湖的恩恩怨怨、是是非非都跟我们没关系了,不会再有什么事了。”

????不会吗?

????小梦并不这么认为。

????一日入江湖,终身都是武林中人。想要彻底与纷争摆脱关系,就是痴人说梦。

????“无尘,你太天真了。你看看无忧城,一个世外桃源的地方,可是这些年里,它也并没有真的完全避开恩怨与是非,若不是沐伯伯苦心经营,几位叔伯前辈用心维护,那里根本就不会有今日的和谐。”

????“更何况是我……”

????她欠下的债,还没有清,怎么可能就此置身事外。

????“你知道吗?其实最开始,我给我自己定下的结局,就是死在师父手里,让他永远记住我。”

????“只有那时候可以走的干脆,才真的算是逃离了江湖的纷扰。”

????“而不是现在这样,一叶障目。我们听不到、看不到,不代表没有发生,而正是因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,所以根本无法提前准备。当危险降临,根本就无从逃避。”

????小梦没有忘记自己曾经是梦魂宫主,是以刀取人性命的杀手,她知道太多人的秘密,也沾染了太多的鲜血。

????找过她的人会忌惮,因为她的手上有他们的把柄,尽管这一行有自己的规矩,可是人心难测,没有人会对她真的放心;被她杀的人的亲人、朋友,就更想杀了她为死者报仇,他们不会去管死的人与别人的恩怨,不管死的人是善是恶,从她们的立场角度,唯有小梦一人是十恶不赦。

????除此之外,还有一心报复的越冥尘,以及未知生死的郗之恒。

????再仔细算算,大概还要加上一个楚思柔。

????这个债,还真的是不少。

????她越说,越无尘越慌“不会的,一定不会的。”

????“好了,我不说了,陪我一起晒太阳。”她只能转移了话题,静静地享受旭日和清风。

????安稳的日子有一天算一天,小梦也希望自己的直觉不会成真。

????可是,她的直觉是多年的经验累积而成的,受尽折磨的日子、刀口舔血的日子,都令她日益变得警觉和敏感,她太熟悉、太了解武林的规则了,所以这一次,她还是没有错。

????当你以为该结束的时候,不曾想,却又是一个开始。

????又过了一日,小梦的药又少了一副。最初叠起的小药山,现在只剩下了最后一包。

????越无尘看着小梦饮尽今日的药,对她说道“我要出去几个时辰,你自己一个人不要乱跑,要小心。”

????小梦知道他出去做什么,可还是想拦着他“这药没什么用了,你何必再去抓药呢?”

????越无尘道“谁说没用?我看你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了。”

????小梦笑道“是你找的地方养人,跟这药没关系。”

????越无尘道“你别担心,我很快就会回来的。”

????小梦还是不放心“我总觉得会有事发生,你可不可以不去?”

????越无尘还是觉得她过于紧张了“真的不会有事的,相信我。”

????小梦听他的语气坚决,也只好道“那你速去速回,万事小心。”

????越无尘抱她回到屋子里,把她的刀从匣子里取出来,递到了她的手里“虽然这里偏僻,但总归要防着些生人和野兽,你自己千万当心。”

????小梦攥紧了刀身,当初执刀搅动风云的感觉无比熟悉却又无比陌生,这一月时间,别说拿这把刀了,就是菜刀她都没有碰过。她都开始怀疑自己还有没有能力让刀刃出鞘。

????“你去吧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。”

????“那我去了。”越无尘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现在差不多是辰时末巳时初,“我最晚申时末就回来了。”

????“好,我等你。”

????越无尘的这一次离去,让小梦与日俱增的不安更加明显,她觉得,越无尘只要离开了这里,他们就再也回不去之前的宁静。

????她一动不动地坐在屋子里的长凳上,拇指不断搓着刀鞘,焦虑地等着他回来。

????四下寂静无声,没有风,连流水都仿佛静止了。

????她完全陷入了无措之中,如一只惊弓之鸟,稍有变化,就会立马陷入被动。

????一个时辰;

????两个时辰;

????三个时辰。

????踢嗒踢嗒,有声音从远处传来。

????听到了,是马蹄声。

????小梦紧张起来,攥着刀的手握得更紧了。

????“我回来了!”是越无尘的声音。

????小梦这才松下来一口气“没事吧?”

????越无尘倒觉得她有些小题大做“我能有什么事?我抓了药,还买了一只老母鸡,晚上炖汤给你好好补补身子。”

????他这么一说,小梦还真的听到了母鸡咯咯的声音。

????那么,问题来了。

????“你会杀鸡?”

????。